once_clara

这里是菜籽,请多关照🙏
菜籽是一个妥妥的腐女,不过纯洁如根八关系😼
主CP为根八,副CP为OT和SK💨
站很多CP,比较喜欢写相关文💋
欢迎互粉并和我一起聊八卦😌
对了,本菜籽为学生党,不过来立flag:会不!定!期!更新文或图,配字不是高甜就是高虐,心理承受能力一定要强哦😘
企鹅号:651829084,欢迎勾搭🌸
比心💗

你是别人的英雄,是我的秘密(EP,甜虐多少不定,长短不定,HE)

(一)相见君时君尚好



你喜欢我擅于倾听
也信赖我会保守秘密
放心把我当成知己
负责整理你的心情
——胡夏《爱情离我一公尺》


爱情是两个人的长厢厮守,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。


“咱俩认识这么久了,怎么没见你有个女朋友啊?”

Peet转过头看了一眼和他说话的Eoen,又继续看着手里的书,慢悠悠地回复道:“我不喜欢女生。”

“我去!你刚才说啥?你不喜欢啥?!”

“我也不喜欢男生。”Peet头都没有抬起来,自动忽略了突然靠得很近的Eoen,又接着说了一句令Eoen更爆发的话。

“那你到底什么情况啊?长得这么漂亮,算是学校里公认的‘校花’了,你突然这么说,让我们这种对你有渴望的男生怎么办,让校外对你虎视眈眈的女生怎么办?听说隔壁学校很多超级正的妹子都喜欢你呢!”

Eoen对Peet挑了挑眉毛,对于Peet的话,显然,他并没有多在意,认识Peet十多年了,在上小学的时候,老师就都喜欢他,原因很简单,这个男孩子从一出生就“美若天仙”,对,这个成语并没有用错,就是美!人家都说孩子小时候好看长大就会变丑,事实证明是错误的,Peet不光没变丑,反而更加让人“垂涎欲滴”了~

“你原来不是说你有喜欢的人吗?怎么?她不喜欢你?”Eoen试探性地问了一下,他了解Peet,感情这种事,他向来不主动。

Eoen这么一说,Peet的思绪又回到了去年的愚人节——

“抽牌抽牌抽牌啊!快点快点!”

“哦咦~Peet抽到真心话了哦!”

同学们闻迅都赶了过来,Ohm主动起哄要求来一个刺激的问题,大家都觉得Peet是一个藏着秘密却又不暴露的男生,但过了一会都毫无头绪,只得向旁边桌玩猜拳的Eoen求助。

“你俩从小就认识,你问一个让Peet答吧!”被罚喝酒的Eoen被Ohm突然打了一个爆栗,捂着头转过来,想都没想地问了一句:

“Peet喜欢谁啊?”

这个问题问得直截了当,Eoen早就想问了,借此机会也算是壮胆了,十多年了,没见Peet表白过,更别说在一起了。就连Peet身边要好的女生朋友都没有几个,唯一关系很好的Second也在美国泡外国帅哥呢。

“我喜欢的人……”Peet抬起头盯着整理领口的Eoen。

小时候Eoen比他高,他喜欢跟在他身后,喜欢拽着他的衣角,喜欢和他一起冲进超市买最便宜的糖果。他永远只是抬起头看他,看他拉着他跑,看他因为他受欺负而和高年级的学生打架被罚值厕所一周,看他和他说他是他永远的骑士。尽管,Eoen比他小,却总是在他前面,永远都走在前面。

长大以后,虽然他变高了,变得和Eoen一样高,但他依然在他身后。看着他和隔壁女校的女生表白,看着他和自己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,看着他为别人铤而走险。他还是默默地看着,只是……心情好像变了。

现在,他就在他面前,他问他喜欢谁,他竟然想反悔了,他不想再玩这个无聊的游戏了,他喜欢的人就这一个,不会再有多余的人闯进他的心。但说什么永远的骑士都是骗人的,最后王子也要去找公主,最后骑士也会有自己的生活。

Peet顺嘴说出了,“我喜欢你……”

Eoen以为自己听错了,皱了皱眉毛,“什么?”

Peet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,又下定决心说:“对,我喜欢的是你,从我在你身后屁颠屁颠跟着你跑的时候开始,从我被欺负你替我挡拳的时候开始,从我习惯你在我前面我却追不上你的时候开始,我就很喜欢很喜欢你了!”

Ohm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气氛瞬间安静了,静得Peet都可以听到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,节拍是那么的有规律,仿佛每一次跳动都是在深情告白。

Eoen略显僵硬,面对“横空降落”的表白,他显然有些束手无策,又假装冷静地回应道:

“你,你知道的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!”

是啊,Peet当然知道Eoen已经有女朋友了。

因为,那个女朋友是Peet帮着追的,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Peet教给Eoen让他说的,所有的表白方式都是Peet在网上查找告诉Eoen的,所有的小惊喜和DIY礼物都是Peet熬夜帮Eoen制作出来的,就连约会的发型、服装都是Peet亲自给搭配的。

“哈哈哈,愚人节快乐!大傻子!”

“我去!吓死我了!我以为你……”

“你以为就是你以为啊!劳资可是有理想型的!”

旁边一直“观战”而默不作声的人也都松了口气,这么好的男生怎么可能是gay呢!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呀!

“我去个洗手间,你们玩着!给我点一瓶啤酒!一会回来咱玩猜拳!”Peet边说边跑去洗手间,他想过买醉,想过忘记自己的内心,忘记对他的感觉,忘记在安静之时他内心为他响起的扑通扑通的心跳声。

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每天都是愚人节,这样就可以每天都说喜欢你又假装开玩笑来搪塞。”


“嘿!Peet!嘿!Peet!嘿!”Eoen手指打着响,试图将愣神的Peet叫回来。

Peet猛然间从回忆里惊醒,看着离自己很近的Eoen,那个久违的心跳又开始响起,仿佛随时随地心都要爆炸,每次跳动都在刺激大脑的神经,调控全身每一寸肌肤。

“啊?Eoen,你刚问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“我是想问你,你不是说你有理想型了吗?是谁啊?隔壁女校的?我认识吗?”

“你自己慢慢猜吧,明天考试,你自求多福吧~”

Peet边说边用手推搡着Eoen,转身从图书馆里走了出去。只剩下Eoen一个人在那个画问号——

“那个人到底是谁呢……”




To be continued

评论(14)

热度(33)

  1. Astins_once_clara 转载了此文字